热门搜索:

去了恐怕也只有白白送死的份啊要知道

时间:2018-12-09 12:02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
    要知道如今的花月妩,已经是合体初期了,这样的实力,以及年龄,在整个地仙界中都很少有人能够达到,当然这里所说的是女子,而且对于那些实力能够达到合体期的女高手,在整个地仙界都是非常非常欢迎的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花月妩的眼界自然是高了许多,纵然是家族和闽城大族联姻都被她给拒绝了!
 
    所以如今在看到叶潇,竟然会有那种感觉的时候,她自己也觉得奇怪的很!
 
    叶潇平复了心中的某种异样,而后笑着说道:“武宗近日便会对岳界三门动手,虽然武宗根基被毁,可是他们的分神高手足足有十多人,再加上他本身合体期的境界,所以这次前来,我准备直接将他留在这儿,而这样一来的话,就无异于和任承天直接宣战了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叶潇说到这儿后,便抬头看着花月妩,因为叶潇很清楚,如果花月妩不理会这件事的话,那么自己就不能对武宗下杀手,他们打来,自己将他们打退,就可以了,而一旦得到花月妩的支持,那么,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!
 
    花月妩想了想后,开口说道:“这件事不能急,我家族内部的一些事还没有谈妥,所以现在如果直接跟任承天翻脸,那么花家并不一定会真的出手!”
 
    花月妩微微摇头,而后看着叶潇开口道:“无极门那边你就先不用过去,我去见见任承天,让他的人退下即可,咱们这事急不来!”
 
    花月妩叹了口气,有些事根本不能跟外人谈,比如家族内,之所以不支持自己,那就是因为自己不同意闽城那边的联姻,而一旦自己同意的话,那么族内肯定会出手援助的,虽说根本不会灭掉任承天,但是和他直接抗衡,那还是很轻松的!
 
    所以花月妩便想了一个拖延的办法,而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可行!
 
    叶潇听后,脸色微微一变,因为他并不清楚花月妩准备怎么做:“你去跟任承天谈?有效果么?你不是说任承天都准备对花域动手了么?”
 
    “呵呵!”花月妩抿嘴一笑,而后说道:“那也是有前提条件的,任承天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还是清楚的很!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4868章 师傅有难
 
    “你放心吧,这件事既然已经说了交给我,那肯定是没问题的,难不成你还有其他什么更好的办法么?”花月妩看着叶潇,缓缓的说道!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”叶潇摇摇头,他还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!
 
    从域府出来之后,叶潇便随意的走在花域最繁华的街道上,因为这个时候,他只能选择相信花月妩,其余的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!
 
    当天下午,叶潇准备返回星曜门的时候,却在一家客栈门外无意间听到一阵声音……
 
    “听说没有,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,阵; m法之祖左羽前辈在数天前渡劫飞升之际,被他的之交好友暗算,如今生死不明,更有传言,他已经身死道消!”
 
    “嗡!”叶潇在听到这句话后,整个人都愣在原地,半天回不过神来,左羽身死道消?这怎么可能,自己的师傅,实力如此之强,阵法之祖,他怎么可能被害?叶潇脸色便的极具阴沉,同时看了一眼那名字叫做龙临客栈的地方,便转身跟了上去!
 
    龙临客栈内,可谓是酒客满座,叶潇好不容易踩在一个角落找到一处作为,缓缓的做下去,让小二上了一壶小酒之后,便开始四处打探之前那传出话音之人!
 
    整个客栈之内,基本上全都是修道者,普通人几乎没有,店小二都是一名凝气初期的修士,和辰月楼那边的布置差不多!
 
    不过这里面却有几个高手,分神期就有三个,出窍期七八个,剩余的全部都是元婴,金丹之流!而叶潇很快便锁定了之前那说出左羽渡劫被害的那一波人!
 
    “你刚才说的是真是假?”一旁出窍后期的同伴有点不敢相信:“那可是传说中的人物,到底存不存在都是一回事呢!”
 
    “怎么不是真的?我可告诉你,这可是内部消息,恐怕要不了半天就传遍整个岳界,一脸天便能传遍整个地仙界,要知道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消息,要不是我表哥就在那事发地的附近,他也不会知道这件事!”
 
    “可是左羽前辈渡劫,为何选在炼狱之地?那里可是咱们修道者的禁忌之地啊,据说那里元婴期的修为,进去必死无疑,出窍期都是九死一生,而渡劫期的高手都有生命危险……”
 
    “嘿,我给你说这件事,并不是想说左羽前辈渡劫失败身死道消,我所要说的是,因为这件事后,炼狱之地的炼狱仙府提前开启了,现如今恐怕是一些一流宗派,甚至于一些家族都派人前往!”
 
    “什么?炼狱仙府不是千年才开启一次吗?上次开启不过百年时间,难道说,真是因为左羽前辈,从而导致仙府提前开启?
 
    “这不是废话么?”
 
    而坐在不远处的叶潇听到这些话后,心中更是一紧,因为他们所说的都是有根有据,自己的师傅难道真的身死道消?这怎么可能,传闻中更是被自己的之交好友所杀,可是……叶潇想到了之前自己的师尊给自己的那道灵符,他说这道灵符,只要自己遇到生命危险,捏碎灵符之后,自己的至交好友便会前来相救,他们是同一个人么?
 
    “不……不可能”叶潇缓缓摇头,师傅是不会有事的,他老人家那么强大,阵法之祖,就算是无法渡过天劫,可是自保是应该没问题的,又怎么会出事呢?叶潇一变又一遍的暗示自己,左羽没事,可是饶是这样,叶潇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,而手中的酒杯更是在不知不觉间,化为飞灰!
 
    “这位兄弟,你没事吧?”酒杯破碎的时候,自然传出一阵声响,而那原本正在讨论的两名修士直接转过身来,其中一名看着叶潇问道!
 
    叶潇连连摇头,轻笑道:“没什么,刚才只是听二位讲的那么多,心中也是阵阵激动,准备前去看看!”叶潇很明白,这个时候,最重要的便是隐匿身份,如果……如果师傅真是被他的之交好友所杀的话,那么自己如果过于高调,那指不定会被他寻上门来,将自己杀死!
 
    “这……”之前那个出窍后期的小子看了一眼叶潇,而后缓缓的说道:“这位兄弟,不是我说你,你不过元婴期,去了恐怕也只有白白送死的份啊,要知道,整个地仙界绝大多数宗门势力都会前去,就是因为传闻中,那炼狱仙府之中,有真正的仙器存在,可是比当初的莽生殿强大太多了!”
 
    “那不知两位大哥可不可以带着我?当然我生死由命,只需要两位带着我变成!”叶潇说便从怀中取出两百枚上品晶币,递了出去!
 
    而对于这两人来说,不用管他的死活,而且他们本来也就是准备去碰碰运气的,所以带着也是白带,白白赚了这么多晶币,又何乐而不为呢?
 
    两人将晶币手下之后,便在一旁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啊?”那个出窍后期的男子开口问道!
 
    叶潇微微一笑:“在下无名!”
 
    “无名?”两人都微微一愣,因为他们都清楚,左羽左前辈的道号便称之为无名,当然两人仅仅只是愣了愣罢了,要知道,在整个地仙界,道号相同的可是多的海里去了,所以他们也并不在意!而对方并不愿意说出他的本名,两人也并不在乎!路上多个伴,也是好的嘛!
 
    “我叫于鸿文,这位是之前在花域之外的一座偏远城池结交的好友,高义!”于鸿文在一旁笑呵呵的介绍道!而叶潇对于这位高义自然也是暗中查探一番,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分神中期,而之前自己所探查到的那三位分神期的并不在此列,也就是说,这家伙是故意隐藏了实力,也不知他准备做什么!
 
    “我们兄弟二人准备立即启程前往炼狱之地,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?”于鸿文自然想尽快感到,尤其是炼狱仙府,这消息可是知道的越早越好,他们提前赶到,说不定还有机会进去呢!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